首页 > 腕表新闻 > 解析Lange 1等朗格各系列手錶面盘的几何设计

解析Lange 1等朗格各系列手錶面盘的几何设计

偶尔会听人说「德国錶要反过来戴」这突显出德国手錶对于机芯作工的严谨态度和细腻的工艺水准,但是德国錶巨头A. LANGE & SÖHNE朗格显然不是完全同意上面的这句话,因为朗格目前旗下六个系列虽然都是以简约俐落的造型为主,但品牌在设计每个系列的外观时并不像我们想像得容易,光是手錶面盘的佈局来说,裡面就暗藏了朗格精心规划的几何哲学概念。

朗格每开發一款新手錶,内部的机芯工程师和产品设计师就是一个团队合作工程,因为不只是要确保机芯作工、品质优异而已,包括錶壳形状、材质、面盘佈局等等都是环环相扣的要素,朗格的设计原则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他们希望自家的产品就算不放上品牌Logo,也能带给市场鲜明的辨识度。

▲朗格手錶的背面展现出高档机芯的细腻处理工艺,对照品牌手錶面盘的简约风格,有时会让人更想要把手錶反过来戴。

大致来说朗格旗下系列手錶的錶壳造型基础类似,清一色都是圆形錶壳,而能进一步赋予手錶明显识别度的,便交由面盘佈局取胜,很多人都知道Lange 1的面盘乃是依照数学上的黄金比例所延伸而来,但你可能不知道朗格其他系列其实也都拥有一定的设计逻辑,以下便按系列来认识一下朗格手錶都是如何规划并呈现出我们最终看到的样子。

Lange 1

这款錶跳脱我们常见手錶面盘的工整、对称设计,而是独树一帜地以不对称风格建立招牌印象。Lange 1面盘直径与偏心时、分盘的直径以数学上的黄金比例构成,包括大日期显示窗也符合黄金比例原则。另外如果仔细看会發现手錶面盘的大日期、动力储存显示与小秒盘分佈在面盘右侧且呈直线排列,而如果我们将偏心时、分盘、小秒盘和大日期视窗的中心连起来,那麽就可以看到Lange 1的面盘会出现一个等腰三角形形状,这正是手錶面盘不对称排列却显得和谐有序的祕密。

Saxonia

与Lange 1相比,Saxonia更符合我们心中手錶的标准面盘格式,因为它的面盘各功能是以轴心垂直排列的方式呈现。而且它的时标与6点位置的小秒针也是呈轴对称分佈(虚线两侧各元素以镜像方式排列),而如果是系列中的大日期款,那麽包含大日期窗与小秒盘也会有轴对称的排列逻辑,这会让手錶看起来更加稳重和谐。

1815

1815系列的錶圈採用多层次设计,这点与面盘的层次有互相呼应的用意,此外手錶的轨道式刻度乃是从品牌早期创作的怀錶传承而来的设计,这点突显出朗格为了致敬创办人Ferdinand A. Lange而开發这系列的初衷。在1815系列基本款的部分,它和Saxonia有点类似採用垂直轴对称的法则,而若是系列中的动力储存显示錶款方面,还可以發现其小秒盘和动力储存显示是以镜像分佈的逻辑各被安排在4点和8点位置。

Zeitwerk

显时方式在朗格旗下系列中尤其特别的Zeitwerk採用更多的视窗与指针共处,包括小时和分钟都採用跳字系统,而手錶麽面盘佈局事实上蕴含菱形的思维,例如动储显示、小秒盘中心和左右两侧的视窗中心连起来就是一个菱形。佩戴者从各司其职的视窗/指针显示系统中可以获得更直觉的时间资讯。

Richard Lange

系列中的跳秒錶衬托出朗格製作精密时计的传统,例如手錶面盘出现三枚重叠的小錶盘,看起来颇有数学中集合图的味道,这款錶罕见地将秒针显示放得比偏心时、偏心分还要大,将最小的时间单位以最明显的方式排列,另外如果我们把时、分、秒錶盘的中心相连,也会發现它们呈现一个等边三角形。

Odysseus

朗格2019年才创作出的品牌首款运动錶——Odysseus拥有运动錶少见的大日期显示,甚至连星期显示也是採视窗设计。而且我们会發现星期显示和大日期显示置于同一水平轴心上,而显示窗外框的直线与錶圈的弧线又可以互相辉映。而且手錶面盘的三种高低层次间彼此还会有重叠交集的部分,这让手錶看起来流畅而和谐。

看完朗格各系列手錶面盘佈局的设计逻辑,深感品牌对于视觉美学的要求还真的不是只有机芯而已,每一只看起来好像满简洁的朗格手錶,裡面也都带有特定的几何关係,或许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麽朗格手錶往往很耐看,有时甚至一种设计一用20几年看起来还是变化不大,就是因为当初设计时的缜密思维,让它成果可以一直延用下去,而市场也不会因此而有看腻、看得无味的反弹声音出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